首页 > 文艺讲堂
油灯印记
发布日期:2020-04-28 09:54:04   信息来源:   作者:
□ 黄再林(顺庆)

  岁月匆匆,古老的照明用具———油灯,已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半个世纪。有道是,物以稀为贵。眼下,一些大小各异、 陈旧奇特的灯具被人们视为古董一般珍惜,且被众多文物爱好者收藏。
  遥想当年,在经济发展缓慢,电力严重不足的日子里,那小小油灯可谓千家万户必不可少的日常用具。油灯的种类几乎随着年代的推移而变异。从最初的桐油灯,到后来的菜油灯、煤油灯、煤气灯等,其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灯台、灯碗、灯罩,犹如工艺品一般,有时竟被孩童们视为手中玩物。不过,就其普通百姓家庭而言,多年来常见的灯具还是土窑制品。 此种小灯具虽外观粗糙,但价廉耐用。它高约20公分,上为油碗,下为灯座,其花样形状、灯碗造型,别具特色:上有猫头、狗头、蝙蝠头的外形;下有梅花、铜钱、拳头等样式。灯碗里的燃料一般采用桐油或菜油,用白色的灯草芯作引线。 虽然使用这种油灯既不安全,也不划算(耗费的菜油价格贵),但它使用的年限并不短,且范围极广泛。
  以果州老城为例,当年大街小巷的茶坊酒肆、旅店客栈,门前高挂的大红灯笼,虽系纸扎工艺品,但竹篾支架内的灯具均以菜油为燃料,不过,灯笼的造型却十分美观。譬如:民间通用的四方灯、金瓜灯、跑马灯、转角灯、大宫灯等。 就连沿街的小摊小卖也不例外,有的采用小巧醒目的灯具(灯罩),标志出吸引顾客的生意招牌。再说,那年头人们熟知的年节灯会, 尽管彩灯五花八门, 但毕竟是古老的传统制作模式,只能将油灯派上用场。
  上世纪六十年代, 各式大小煤油(洋油)灯具相继出现在城乡的家庭中。历经多年的桐油灯、菜油灯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相对而言,煤油更省钱,灯具也简易轻便。若论经历时间最长、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由玻璃瓶、墨水瓶制作的煤油灯。 这种简易灯具大可不必花钱, 把用过的墨水瓶瓶盖上钻个小孔,插上根铁皮小圆管,穿上用草纸裹细的引线,便可使用。有的人家图简便,索性在小摊上购买铁皮、带手把的玻璃瓶灯具也十分价廉,打上5分钱一提的煤油,便可用上3个夜晚。那年头,城乡的家家户户把小小煤油灯端来拿去是常有的事:清晨入厨煮饭、夜间学生看书写字、老人缝补走针等。尤其是农家人,别说入夜行走乡间小道,就是房内的大小卧室、房后的猪圈茅厕,都少不了多备几盏。在山乡提着四方油灯走夜路; 在学校点着油灯上自习; 在蚊帐中借着灯光玩纸灯影,我都经历过。
  曾记得当年, 农村一度盛行“搞夜战”。乡里人在田间地头的树桩上,高挂起手提式煤油马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干些堑干田、挖红苕的农活。
  不久,煤气灯一问世,它的照明效果曾让世人瞩目。此种灯具系铜铁材料铸造,体积较大,操作繁琐。它设有盛油胆、打气筒、通气孔、铁挂钩,及其大小灯盘、石棉纱罩等零星部件。使用前、须加足煤油与气体, 待点燃下方纱罩后,须反复使用专制的通针, 疏通气孔,让石棉纱罩达到炽白的最佳亮度。虽然煤气灯并不适合家用,却广泛用于戏剧舞台,一度被文艺团体视为下乡巡演的必备器具。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当人们普通享受电灯照明时,仍有少许人家保存着煤油灯,以备临时停电作短时照明。但这种现象也逐渐消失。 城市人赶时髦,使用停电宝、应急灯的比比皆是。即便是山区农家, 应急照明的油灯也被手电筒、蜡烛替代。
  远逝的油灯,它铭刻着时代的印记,传述着城南旧事的流风遗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