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讲堂
田坝会馆 隐逸百年的精巧院落
发布日期:2020-04-27 17:53:27  浏览量:

□ 杨婷(嘉陵)

  人生常常会有一些“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惊喜。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田坝会馆, 南充市嘉陵区一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还差几步就到了, 车窗外的双桂小镇却让我们暂停了脚步。卖锅盔的少妇,腼腆而麻利,炉孔里火光跳跃,映衬得粉脸儿格外娇俏。商贩们索性以桥为市,大清早就摆得琳琅满目,傍水而筑的居民,趿着拖鞋买回一些肉菜,炊烟很快就从桥孔飘了出来……

纪念李冰治水的功德
  河流穿镇而过, 一座拱形桥巧妙地搭建起自然与人情融合的生态环境。桥下,三三两两浣衣妇女,在青石板上群笑互答, 把勤劳持家的欢乐揉进清澈的河水;垂钓客摸出牛肉干,细细咀嚼着家的味道。在双桂,你可以拾掇一连串有温度的词语:质朴、安然、滋润、小桥、流水、人家……
  如果没有田坝会馆,双桂就和其他川北小镇一样,淡泊而安定,平实而耐久,静得让人看不出昔日的鸢飞鱼跃。
  田坝会馆原名双桂万天宫, 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六年(公元1791年),属同乡会馆,供四川土著人士聚会。后因其位于双桂场田坝(四川话农田之意)之中,而被俗称为田坝会馆。会馆文化滥觞于明,盛行于清,多为绅士和商贾出资兴建,在鼎盛时期一省、一府、一县都设有各自的会馆, 其用途与政治文化和商业经济有密切联系。与山西、陕西商人合建供奉关羽的“山陕会馆”、福建人建筑供奉妈祖的“福建会馆”相似,田坝会馆供奉的则是“万天川主”李冰,因此也叫双桂川主宫。
  古树孑然立,花横两三枝。我们闯入这个装满故事的小小院落, 会馆小巧玲珑,留存着经年的痕迹,挡眼的山门上刻有颂扬李冰治水功绩匾镌“利泽及人”的楹联。“功同大禹昭千古, 德沛苍生祀万年。”
  公元前251年,李冰任蜀郡守。他大手一挥,用“深淘滩,低作堰”和“逢湾截角,逢正抽心”的韬略,开辟了功在千秋的都江堰, 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从此变成天府之国。蜀地有福,川人感恩。李冰没有想到:几千年后,在离都江堰二王庙230公里的四川盆地东北部,也有一群有识之士以修建川主宫的方式来纪念他的功德。

乡贤儒商建造工艺考究
  青苔铺地,蔓草爬檐。
  我们沿着阁楼与戏台连成一体的木质楼梯走上戏台。 戏台与山门相背而建, 歇山式房顶, 穿斗式木结构建筑, 台檐的横枋上有多幅精美木雕戏文传说故事。二龙戏珠,骏马奔驰,盛果子的簋,弯腰作揖的老翁,肩背行囊的美妇人……这些雕刻轮廓宛然,色彩富丽融洽,线条匀停紧致,人物故事形象生动, 历经百年仍然感受画工们的脉搏与呼吸。这些隐藏在工匠里的艺术家,驾驭着瑰丽的色彩,把握着流动的线条,把简淡幽微的生命情调透入物象的核心,用笔墨刻刀呈现于世人。
  古代劳动人民用手触摸过的绝美痕迹, 透过岁月的铅幕仍默默滋养着后人,尽管他们从未留下自己的名字。
  是呵!这个貌不惊人的小镇,究竟安顿过多少卧虎藏龙的人物?是谁,曾在戏台上长袖起舞、浅吟低唱?又是谁,曾在茶座间高谈阔论、引领时代?中国人的审美意境中大多溶解着一种隐逸观念。田坝会馆由乡贤儒商集资建造, 其用料和工艺都十分考究。有权威人士言之凿凿:其间二内柱抱鼓柱础,系巨石镂空雕刻,雕工细腻, 目前只有北京故宫才有此类镂空石柱础。
  商人的慷慨, 可以让艺术存活得更加自在。在当地人的口中,我们探究不出关于会馆兴建者的生平事迹。 那就不再打听了吧!这里地坦而平,水淡而清,而那一群爽朗清举的人,他们喜欢双桂的小桥流水、鲜鲫肥美,才让田坝会馆以衣锦夜行的方式在此隐逸百年。
  在风和日丽的春天,阵雨初霁的盛夏,碧空如洗的中秋,天寒欲雪的隆冬,他们都会忙里偷闲躲进会馆,从功名利禄、叱咤风云中超脱出来,眼随戏台,跟着花旦文生哼两口《白蛇传》,声音时宏时细,忽远忽近,亦低亦昂,悠扬回荡于院落之间。当然,名士乡贤雅集,也可谈经论政,横槊赋诗,交流商机,合作共赢……让生命熨贴在这个清静角落,给事业一个蓄势待发的缓冲期,也祈祷川主李冰永远护佑着古老的嘉陵江。

倔强之躯撑起传统文化脊梁
  会馆伫立,文化式微。由戏台经踏道登上前殿, 殿前的镂空石雕栏板石已部分剥蚀, 仅能看出概貌。 俯仰之间,昔日的喧嚣已成陈迹,景物历落飘摇,浮沉隐显于这个世界。轻轻踏在楼板上,咿呀作响。岁月留痕,原物原貌,只是曾经活跃于此的乡贤名流、 伶人歌者、伙夫茶童,那一个个流动不居的可爱生命, 终究在辉煌一阵后陷入长久的寂寞, 与会馆文化一起以圆满的形式在大自然的环抱中生生不息。
  田坝会馆安身之处, 山峰嵯峨秀美,嘉陵江水渫渫扬波,归舟近岸,烟树风光,双桂小镇依然自由而宁静。人生的苦闷和束缚, 仍可以与自然万物流淌出美妙和谐的节奏。
  去者不复返,来者永远新。虽然山川河流总在岁月里回流着不舍昼夜的消息, 但中国的土木建筑真的太容易毁灭坍塌了。 在田坝会馆极端的安静中, 我不知道它是否会渐渐遗落在时间里, 渐渐成为一片废墟。 两百多年了,它经历了战争、地震、瘟疫……可它一直都在, 用倔强的身躯支撑起中国传统文化的脊梁, 让后来者警醒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文化无声,嘉陵有幸。走过双桂,我看见一只白鹭飞过嘉陵江, 栖息在万亩桑园的一片绿叶上。我想,像白鹭这样的灵鸟都选择栖息于此, 田坝会馆留存百年也是符合自然之道吧。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