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创作
天一印象
发布日期:2021-08-24 10:41:54   信息来源: 南充晚报  作者:何寒梅

□何寒梅(西充)

许多加我微信的朋友都奇怪地问我,为什么网名叫“天一姑姑”?好像武侠小说中的人名。我笑着坦然回答:“因为侄儿名叫天一,我是他姑姑。”

天一是我弟弟的儿子,小名叫洋洋,出生在北京,今年十八岁。我和天一相聚甚少,只是弟弟一家回来或者我们去北京时才能见上一面。但是,天一小时候点点滴滴的故事,对我来说,印象十分深刻,也十分有趣。

第一次见到天一是2004年7月,他刚好一周岁。那时,我的父母在北京带他。

那天,我进了弟弟的家门,看见父亲站在客厅里,他抱着一个哭闹的小孩。奇怪的是,他刚看见我,马上破涕为笑,两只小手挥舞着,好像在给我打招呼。那可爱的模样把我也逗乐了。我妈在一旁说:“看哟,这个娃儿还认亲哒。”

十七年过去了,那天的场景我现在记忆犹新。

在我的印象中,天一从小爱看书、听故事。四岁时,第一次回老家,他每天都缠着爸爸妈妈讲故事。即便上街的路上,也要叫他爸拿出图书讲故事。2016年暑假,我们去北京,在798北京艺术中心买东西的时候,他一个人蹲在街边的树下,安静地看随身携带的电子书,那神情十分专注。

天一喜欢足球和吉他。从小学到高中,他一直参加校内外足球训练,在绿茵场上从一个小不点成长为一名运动健将。梅西是天一最喜欢的球星,为鼓励他,其姐姐珠珠还托人从国外买了一件梅西亲笔签名的足球衫送给他,天一一直珍藏着。上中学后,他开始学吉他,时常录制自己弹唱的吉他曲目自娱自乐,以此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

天一不仅爱学习,从小就很风趣。八岁那年,学校开运动会,我弟弟和弟媳准备早上七点叫他起床,结果他早上六点他就站在父母卧室门口了。我问他冬天怎么能起来那么早,他淡淡地说:“连睡眠都战胜不了,还能做什么呢?”这番话令我们大人都感到汗颜。

九岁那年春节,天一回西充老家,我们带着他和几个孩子去西充乡下慰问留守儿童。其中一个八岁的孩子父亲去世后母亲就跑了,他和十七岁的残疾哥哥跟着奶奶住在一个地下室里,情形十分让人心疼。见此情景,天一给这个八岁的弟弟送上北京带回来的糖果和书籍,然后一直沉默不语。返回的路上,我们问他怎么不说话,他一字一顿地说:“最悲伤的人,是不会说话的。”我和朋友面面相觑。几天后,我们一起去参观西充县城一个新修的小学,他望着学校宽阔的大门说:“小学的校门,应该像北京少年科技馆那样就可以了,不用这么威风凛凛的。”俨然一个教育部门的领导在“指点江山”。

天一从小喜欢家乡西充。小时候每次回来,都要去县城的广场和乡下的农庄看看。乡下的鸡鸭鹅、猫狗猪,他都感到十分稀奇,他还用数码相机把它们拍下来,做成图文并茂的寒假作业。我们带天一去的每个地方,他都说好。我们常常逗他:“洋洋,北京好还是西充好?”他总毫不含糊地回答:“还是家乡西充好。”

由于在北方生活,弟弟一家人饮食习惯喜好清淡,天一在北京也从没吃过辣椒。但是,他回到西充后,家乡的黄凉粉和鱼火锅成了他的最爱。

天一学业一直很优秀。小学毕业考入北京三帆中学,初中毕业考进北师大附二中国际班,高二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专业。

再过几天,天一就要启程远赴重洋求学,我将这些年给他拍的图片,以及记忆碎片的文字,通过微信发送给他,希望他在异国他乡,有一份对家国的念想。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