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创作
恋上西山
发布日期:2020-10-14 09:18:53   信息来源: 南充晚报  作者:林安福

□ 林安福(南充)
  “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王簪。”读韩愈《送桂州严大夫同用南字》的诗,心里一震,这不是活画南充西山美景的佳句?
  西山为剑门山余脉矗于城西, 舞凤山、官宝山、栖乐山、紫霞山、火凤山、石材山、石柱山、果山、金泉山、二郎庙山、插旗山、总真山,十二山山山相连,绵亘十余里,逶迤起伏,看山山不高而妩媚,峰峭拔而多姿,相望而不相倚,它犹如张开长长的手臂, 将南充二十里繁华街市尽揽怀中。 山脚下一条倒映着山影的西河,瘦瘦长长地缠绕山脚,真像位乡野小姑娘常年依偎在长者脚下, 日日夜夜吟唱着曲素朴的山歌。
  几年前,我和西山比邻而居,爱看西山晚霞缤纷,爱看西山云起云飞,爱看明月步出于西山之上,爱看西山青翠扑眼、秀色盈怀,后来我搬离了旧居,市内高大的建筑切割了我的视线, 西山的倩影日渐模糊,西河的水声淹没在市廛声中,我自觉自己缺少了什么?哦!缺少了日日看山不看山感觉的新异? 缺少了西山草木花香带来的清新,以及如鱼在水、鸟鸣山林的自由欢悦……
  于是我又搬迁旧居,与西河为邻,与西山做伴。如果说“山远始为客”的话,那么现在我就该是“山近则为友”了吧?
  与西山做伴, 西山有四美。 每年春至,西山春色烂漫。春风轻轻梳拢着柳树的满头绿丝,又催促着榆树、桉树、梧桐树们换上新装,相约去赶赴春的集会,花们更耐不住一冬的寂寞和孤寂, 有阳雀唤春, 明媚耀眼的李花, 嫣红娇羞的桃花,红白相间的樱桃花,还有簪满树枝的桔花,一个个蓓蕾孕大,裂口笑了,把西山打扮得绚丽多彩。“三月三, 游西山”,我和果城的男女老少们, 也忙不迭地涌上西山,濡染一身西山的春光,饱览一山的春色,吮吸一腔西山的春气,我凝冻的文思也冰样释然。 初夏, 栖乐山朝霞照耀, 山的东南面从山脚至山顶, 一山槐花,一片嫩黄,十里馨香,引来嘤嘤嗡嗡的蜜蜂忙着酿造生活的蜜甜。 夏又是雨水高发季节,风挟雨至,始而如万千春蚕“沙沙”的咀嚼声,继而似山谷间奔淌的山溪“哗哗”地流,雨忽而暴戾起来,又俨然万马“沓沓沓”急遄而过,风雨过后,天上升起一道艳丽的彩虹, 地上落下一道明丽的彩虹———那是西山脚下的彩虹桥,快看!蓝天绿地上的两道彩虹正在争奇炫美呢!倒是秋时多雾季节,起雾了,淡淡的,匀匀的,薄薄的,树影、屋影、人影那么影影绰绰,迷迷蒙蒙,西山就在雾岚中迎往送来,载沉载浮。如碰巧邂逅秋日的晚霞,那流金溢彩的画面,你疑心是油画家彩笔尽情挥洒? 或是广袤的草原突地腾起漫天的火焰,光彩灼灼?要不是合唱团奏出撼人心魄的交响,雄壮绚丽、深沉而又余音袅袅? 抑是情人投向西山最后的吻,感情充沛而又深情缱绻?秋来时你信步踏访西山吧,凉风习习,落叶缤纷,使人觉得那是蹁跹的蝴蝶,栩栩然在寻觅生命的依托? 有时树叶悄无声息送人于怀,一个趔趄,又轻轻地飘落草丛、树下,一脚踏上,立即滋生出松松软软的感觉。 蔚然深秀的西山, 一入冬似乎瘦了、淡了,倒是下雪的时候,西山仿佛变了另番模样, 你疑心来到白雪公主的童话世界。山上的小溪,晃如潺媛间突然凝住了似的,往山尖拾级而上的石板路,一块块白玉样,莹白厚实,直铺上静穆的山巅,而山呢,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峭然和挺拔,看不见山的肌肤,山的轮廓,只见浑浊一体,一个个披上了白色的毡衣,站在冰天雪地之间……
  与西河为邻,栖乐有三乐。首为攀登之乐。栖乐山树茂林古,蓊蓊郁郁,将其山化为妩媚,化为清幽,妩媚清幽,鸟之喜居人之居乐。层峦耸翠,云环雾绕,八百梯阶,游人舍车攀登,尘嚣远离,高楼远遁,车流远逝,向上,芳草一步比一步鲜美,空气一步比一步清新,目标一步比一步接近,上一梯则增一分快乐,汗水辛劳换得乐在其中。次为探颐之乐。西山楼台亭阁,或浮于茫茫绿海之上,或深藏于团团翠云之中。地居山巅的栖乐新寺,星傍云依, 镂金迸彩, 与舞凤道观钟馨相闻,祥和相递。徜徉太史道上,想一遇女仙谢自然,问她是不是有意将头上钗环,化作巨石,遗留人间,供人们追索仙踪?路经《读易洞》外,又遐想一瞻任瀚太师尊容, 问他为何四十壮年, 谢政回归故里,读《易》西山,办学果州,或许能听他读《易》新解,排疑释难,一语成谶。又与人话旧, 探寻唐星相大师袁天罡是否将金钗埋于金泉山,化钗为井,遗为流传千古之谜。三为远眺之乐。自紫霞长廊而自然居楼头, 一步一景, 至栖乐山揽胜亭中,凭栏回顾,远远近近,山是凸碧,水是凹晶,云水茫茫,青来剑外,浑疑已超凡遗世,忽记得联云: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 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大有荡胸涤怀之乐。
  至西山探胜, 有历史丰碑万卷楼和革命丰碑顺泸起义纪念地吸引人们驻足参观。万卷楼座落果山山腰,这儿果山山岱环护于后,茂林修竹簇拥于前,高阳丽日之下,由两楼与周围廊轩、汉阙构成的仿汉建筑群赫然在目, 远远看去, 其凝重、端庄、古朴的汉晋风格外,扑扑朔朔带几多深邃、丰厚和宏富。前后楼之间的万卷楼广场,鲜花织锦,绿草如茵,广场中央塑立着一尊几米高的陈寿青铜像,凝望陈寿相,他清癯劲健,风骨俊秀,想陈寿以一代史才,沈滞累年,频遭排摈,而后之者莫不仰其风骨,竞登万卷楼瞻拜。就想到:《三国志》是源,《三国演义》是流,《三国志》 是根,《三国演义》是树,《三国志》是神,《三国演义》是形,源远流长,根深叶茂,神形契合,由此而衍生了绵绵延延的“三国文化”,演化成了一股激荡五洲及世界“三国热”的文化洪流。
  攀登栖乐山顶栖乐寨,关门雄屹,这里曾为“顺泸起义”总指挥部所在地,在栖乐寨侧崖壁上,雕刻了“义军指挥图”和“义军奋战图”的岩雕,镌刻下作为革命丰碑永存的历史画图,作为八·一南昌起义的预演,四川省举行了顺泸起义,起义的军事指挥刘伯承元帅在这里指挥若定,以少胜多,赶走了驻南充的反动军阀何光烈,震惊了四川的各路军阀,撕裂厚重阴霾,闪现一缕阳光。
  再恋西山,古人说:“仁者爱山,智者乐水。”我说不上仁者、智者,但我愿与西河为邻,西山做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