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创作
麦子黄了过端阳
发布日期:2020-06-28 10:28:39   信息来源: 南充日报  作者:高炯森
    麦子黄了过端阳,我一直很奇怪,故乡过端午节(故乡称为端阳节),不吃粽子,吃馒头,大大的白面馒头。后来问一位老人,他叹了口气:“那时节,家家都穷,有几家买得起糯米?米都没得吃,还吃得上粽子?”
  那年月,在故乡,只有在过端阳节时, 才能吃一顿白面馒头,其他的日子, 大多吃胡豆、 豌豆、红苕。因此,大米和麦面,对穷人家的孩子来说,那是细粮,只有逢年过节才能美美地品尝。
  穷人家的孩子对麦子最为熟悉,从种下的麦子发出一畦畦绿油油的麦苗,到收获的麦子变成一堆堆黄灿灿的麦粒,很多劳作,都得亲身参与, 而在晒坝里打麦子,更是一种辛苦事。
  “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哪块地种油菜,哪块地点小麦,庄稼人心里最清楚。各家都计划把上好的地,全种上小麦,那是一家人的口粮。 从秋分到芒种,麦子在地里躺着细数秋冬春夏4个季节,从容不迫地把绿油油变成黄澄澄,安闲地在自己的轨道上循环。
  小满前后,就要准备好这些打麦要用到的物件: 镰刀、 木杈、簸箕、竹扒、撮斗、木耙、草帽。
  “火伞高张,麦熟一晌。”很多有经验的老农就会趁早上、前半晌或月亮头去割麦,凉快多了,天刚蒙蒙亮,麦地里就响起了“刷刷”的声音,你追我赶,连女孩子也不得闲着,要么割麦的割麦,捡麦穗的捡麦穗,要么留在家里做饭。
  麦粒有针样的芒护着,脱粒就是一件苦差事,故乡大多是小田小地,用不上机器耕作,也买不起,只有全靠人工。夏天气温高,往往是起了大早,到麦田里一镰一镰地把成熟的麦子割下来,再捆成一把一把的麦捆, 一家人大人小孩齐上场,用背夹、背篼,把成把的麦子背回家,麦刺直挠脖子,一出汗,针扎似的难受。等到在晒场上晒几个大太阳,晒得麦把焦干了,就可以用连枷打麦了,这个时节,往往是午饭后,暑气蒸腾,汗流浃背,几个程序下来,衣服就被汗水浸湿了。
  脱了粒的麦子混着麦糠, 拢成堆,木制的风车派上用场,男人把箩筐里的麦子倒进风车里,女人就不停地转动风车的手柄,麦粒流水一般流进地上的箩筐,麦壳、麦芒、碎麦秸在风车的出风处,堆成小山样,那是农家肥田、喂猪的上等饲料。
  麦粒晒两天,就干透了。晒干的麦子要装袋背回家,孩子们的活就是撑袋口。遇到半袋子,小男子汉定会上前一试,一上肩,牙咬着就扛走了。
  农人何时最苦? 莫过收麦打谷!但低头看看满满的收获,心头又踏实了。
  又是一年端午。 听着声声鸟鸣,想着麦苗青青,故乡过端阳节时闻到的那种熟悉的新麦清香,如今又缭绕到了鼻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