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创作
劳动一生的母亲
发布日期:2020-05-06 09:05:19   信息来源:   作者:
□ 胡涛(嘉陵)

  苦日子过完了,母亲老了!好日子开始了,母亲走了!
  我的母亲是天下最命苦的人,一生除了劳动,就没有空闲的时候。为了我们五姊妹的成长,母亲吃尽了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苦,受尽了一般人体会不到的累,供我们五姊妹上学读书,帮我们成家立业,她自己却没有享一天福。
  苦难的生活总是和穷人纠缠不休,母亲说她三岁就帮外婆烧火煮饭、洗衣、割草。从那时起,母亲这一生就没有停止过劳动,是丢了锄头,就拿扫帚的勤快人。
  在我的印象中, 母亲年轻时的劳动是在与生存抗争, 老年时的劳动是一种勤劳的习惯。为了生存,她总是想尽办法把东西变成吃的。 我们茅房后面有一块簸箕大的地方, 她就上山背两块小石头回来, 把地圈起来种一窝南瓜,南瓜开花了,就把不结瓜的懒花摘下来和玉米糊糊一起煮着吃, 南瓜大了吃南瓜, 南瓜吃完了就把南瓜尖掐下来用嫩辣椒炒着吃。 地角边的辣椒吃完了,就把辣椒叶摘下来炒着吃。地里的红薯长藤了,先吃苕尖,再吃苕叶,最后吃红薯。生产队分点黄豆,人家都拿去换豆腐吃, 母亲却拿到豆腐作坊换人家喂猪的下脚料豆渣, 一斤黄豆能换十几斤,母亲背回家,用青蒜苗炒了,供一家人吃好几顿。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 母亲听说哪个医生好,就背着我去求医问药,不管路途有多远,都毫无怨言。看完病回到家, 母亲一边烧火煮饭一边抱着我坐在灶膛里, 不停地求神灵保佑我的病早点好, 我看到火光映照着母亲的脸庞, 晶莹的泪花在母亲的眼睛里一闪一闪的,我的泪也止不住涌了出来。有位老中医说:弄点肉食给孩子吃吧,补充营养。那时,肉很珍贵,弄不到。稻田里的黄鳝、鳅鱼很多,不值钱,人们不吃,吃这些东西是要浪费油盐的,犁田的人扔得满田埂都是。母亲灵机一动,收工的时候,赶紧跑到田边,把那些还没有来得及逃窜的黄鳝捡回来, 用青菜叶子包了,扔在灶膛里烧熟,撕给我吃。虽然没有盐,那种清香味,我至今还记得。母亲烧制这种纯天然的高蛋白, 我的身体便一天一天好转起来。
  播种时节, 生产队的妇女们用背篼把土肥背上山,一百斤能挣五个工分。人家每趟只背三十斤,母亲就要多背几斤。一天下来, 母亲总要比其他妇女多挣一个工分。歇气的时候,其他妇女坐下来摆龙门阵,母亲就拿出针线,边说话边一针一针地打鞋底, 我们全家人一年穿的鞋都是母亲见缝插针做出来的。
  母亲和父亲的口头禅:穷不丢猪,富不丢书。我们家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养猪。母亲每天劳动回家时,见到路边的一窝野菜苗、一笼地瓜根、一团打不死草, 都要割下来, 背回家做猪饲料。母亲的勤劳在全村是出了名的,哪家有丢下的菜叶、潲水都要送给母亲,母亲对他们的回报,就是在人家忙的时候,帮助他们锄地、推磨等。
  土地下到户后,母亲更加勤奋了。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把土地耕种得很出色。小麦、玉米、稻子收成很好,家禽也养得多。鸡鸭鹅蛋,供我们几姊妹吃,我们多次劝母亲少种点庄稼,不要太劳累了。母亲总是笑盈盈地说, 能够动得就做一点,天天做点活路不生病。
  母亲满八十岁那年, 我们五姊妹商量,叫母亲不要种地了,到幺妹家去住。母亲住了三天就不习惯了,坚决要回家。她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哪有在庄稼地里自在。我们每次回老家看她,母亲早早地就把院坝打扫得干干净净,把饭菜准备得香喷喷的。离开时,还给我们每人一大包米面腊肉, 瓜果小菜等。她说,这些都是她自己养的,自己种的,没有农药和添加剂。
  2014年,母亲87岁高龄,给山上的庄稼施完肥,回到家后,静静地走了。就在母亲走之前,还种了满山的豆子、红薯、玉米。我看到长势喜人的庄稼,满含着眼泪,母亲最伟大的价值在土地上,她用劳动演绎着人生的光辉! 在收获这些庄稼的时候,我一边捡拾豆子,一边默念:这是我妈妈一滴滴汗水浇灌出来的, 不能丢弃一粒。每粒豆子都弥足珍贵,凝聚着母亲辛苦勤劳善良的岁月人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