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咖
文化学者冯文广建议:培“根”铸“魂” 文化“立”城
发布日期:2020-05-26 09:39:32   信息来源: 南充晚报  作者:何建斌

专家小档

  冯文广,文化学者。1949年生于上海,1961年随父母到南充,1977年毕业于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教授,硕导,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长期在高校任教和参与管理,历任川北医学院党委书记, 成都理工大学党委书记, 四川省政协常委、省政协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侨联主席。退休后居南充,学习和关注川北历史文化研究。

  醉翁亭是滁州的文化符号,三苏祠是眉山的文化符号, 南充能让人记住的文化符号是什么?
  “百万人口的城市需要培育不同层面的文化,要关注小众文化。欧阳修在滁州时,为智仙和尚修建的醉翁亭写了《醉翁亭记》。醉翁亭小得很,几根柱子上搭个盖子,文化流传千年。滁州现在有很多大型建筑,人们记住的文化符号还是醉翁亭这个小建筑。眉山能让人记住的文化符号是三苏祠,南充能让人记住的文化符号是什么呢?”
  5月22日下午,莲池路西华师范大学旁边读文·北湖书店的茶吧,阳光透过顶棚的缝隙落到书柜上,把书柜里的书映照得透亮。一桌,一凳,一茶,南充文化学者冯文广与南充晚报记者就南充城市文化进行了对话和畅谈。

街道是文化的象征 南充应有一条“非去不可”的街
  记者: 您说1961年您11岁随父母来到南充, 明年整整60年了。 您是与南充这座城市一起成长的,您熟悉南充,如何看待南充的城市文化?
  冯文广: 我在涪江路小学读小学,在白塔中学读初中,在南充高中读高中, 在南充乡下当知青,大学也是在南充上的,参加工作后又在南充工作很多年,对南充确实比较熟悉。我感到,一座城市的文化太重要了,文化是城市的立城之魂。 文化体现在城市各个方面的细节之中。比如,北湖公园改造后,新栽了很多的花草树木,很美丽。有一次,看到一位工人正在给一棵树“输液”, 我问他这树叫什么名字,他说叫“柜树”,木字旁一个巨大的巨, 我回去查字典, 果然有柜树———也叫枫杨,落叶乔木,小叶长椭圆形, 木质轻软, 种子可榨油。我想,我都七十岁的人了,真没见过柜树, 可能年轻人和我一样没见过的也多。 北湖公园适当把新到南充的花草树木介绍介绍,是一件很不错的文化小事。
  我之所以选择城市文化研究,就是因为现在城市发展很快,房子多了,人口多了,街道宽了,城市的文化建设需要跟上。城市文化有自己的个性,比如城市最著名的街道就是一种文化现象。如果文化符号排序,成都第一就是春熙路,然后是杜甫草堂、武侯祠。纽约的时代广场很小, 北京王府井也不大,但都是人们必去之处。南充呢?哪个地方是到南充非去不可的呢?能与春熙路相比较的,南充过去有模范街,1921年修的,一百年了。城市文化需要慢慢积淀,不是城市扩到哪里文化就一定会跟到哪里的。南充应该有“来了非去不可”的地方,形成南充城市的突出标志。

划定城市文化圈 北湖是南充城市文化圈的核心
  记者:南充城市历史悠久,五里店是距今2200多年安汉县县治所在地, 历史上南充是道、台、州、府所在地,新中国成立后是省级建制的川北行署所在地,文化底蕴是深厚的。那么,你认为南充有没有一个文化圈呢?
  冯文广:南充是有文化的城市。许多今天的地名、街道名,本身就是文化符号。比如嘉陵江边的双女石, 离安汉古城遗址就不远,很可能是宋以前的码头遗址,嘉陵江不涨大水时,人们是从这里过江的。从汉代到唐宋,嘉陵江上一定是有浮桥的,现在“印象嘉陵江”的浮桥,也不妨说是古代嘉陵江浮桥的再版。 双女石对岸有望城坡,望哪个城呢?恐怕应该是望五里店那里的汉城唐城宋城。
  城市应该有文化圈,从五星花园到万泰大酒店这样一个城市圈是南充的文化圈,北湖是这个圈的核心,北湖的嘉湖书院是很有故事的。汉代北湖叫“寔鱼池”,名字传承了2000多年, 是北湖文化的积淀,如果湖岸树“汉寔鱼池”碑,一定令人肃然起敬,很有文化氛围。北湖鸡鸣楼,明代就有,黄辉题“鸡鸣楼”三字似乎还不够, 还应充实其他文化元素。 北湖的文化是在一种松弛状态下积淀的, 熏陶着南充这座城市的文化。文化圈、商业圈和金融圈是共生共荣的, 商业圈和文化圈又总是和百姓生活圈相连的, 有繁华的商业圈、生活圈和文化圈,城市才会蒸蒸日上,充满生机。

南充城市文化丰富 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和研究
  记者:“湖广填四川” 使南充成为一个移民城市, 方言非常丰富, 您曾说南充的文化是四川文化的一个代表, 文化的碎片化是其表现形态, 如何实现南充城市文化的连续性?南充城市文化还有哪些值得挖掘?
  冯文广: 南充城市文化实际上是非常丰富的, 需要我们大家关注、呵护和多多研究。历史上, 南充是嘉陵江黄金水道上重要的码头, 沿江十多公里有几个渡口如下渡口、中渡口、上渡口等, 有许多典型的楼宇如过江楼、火神楼、禹王宫等,码头文化曾经非常繁华, 如在渡口立碑记叙码头历史, 恢复修建几座代表性的老楼等, 突出南充的江河文明, 或许花费不大而文化意义重大。从五里店经延安路、西藏路到平城街, 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有内燃机厂、罐头厂、丝厂、绸厂等,工业文明、工业文化是这个区域的特色,是城市记忆,值得在开发中保护。
  近现代的南充还参与过很多重大事件, 从保路运动、 辛亥革命、 川军出川抗战到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历史,都很精彩。保路运动主要领导人蒲殿俊、罗伦、张澜,都是南充人(蒲殿俊是广安人,当时的广安也属于南充),保路运动直接导致辛亥革命爆发。 张澜在南充开展产学研一条龙实业救国,办学校、栽桑养蚕办丝厂,使得南充从封建社会快步走进现代社会。抗战时期,四川是全国的大后方,南充从兵员、资金、物资、舆论上大力支持抗战,南充子弟20万人走上抗日战场, 成为川军重要力量。朱德、罗瑞卿与邓锡侯等都是抗战时南充籍著名将领,西充鲜英“民主之家”的故事、西充“八百壮士”的故事、蓬安萧毅肃主持日本投降受降仪式的故事等都至今流传。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川北行署,礼堂、办公楼、操场等现在都保存完好, 与在南充广大区域活动的红四方面军一样,都是宝贵的红色文化资源。 清末民初到新中国初期, 南充杰出人物众多,内容丰富,极有传奇色彩,有些文化还需要赶快抢救, 是今天的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