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评论
洞察人生真谛的暖心良言 ——陈智林哲思集《会心荟语》序
发布日期:2021-11-18 16:45:24   信息来源: 百家文艺网  作者:李明泉
文丨李明泉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二级研究员
当人类具有自醒、自觉、自主意识之后,无时无处不面临如何科学而智慧地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我这四大关系的问题,其中最核心的是作为主体的“人”,如何在纷繁复杂的生存、生活状态中提升自己的生命质量和理想人格,确立符合人类社会不断进步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因此,加强自我修为修养,就成为伴随人类始终的永恒课题。

从希腊古城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铭刻“人啊,认识你自己”到德国哲学家尼采(1844-1900)“你要成为你自己”,从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前322)“人在本性上是政治动物”到法国哲学家萨特(1905-1980)“人是一种自为的存在”,从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康德(1724-1804)提出人的先验自由、实践自由和自由感到德国19世纪唯心论哲学杰出代表黑格尔(1770-1831)“劳动是人的本质,是人的自我确认的本质”;从孔子(公元前551-前479)提出“性相近,习相远”到孟子(公元前372-前289)“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具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从荀子(公元前313-前238)“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到董仲舒(公元前179-104)人性分为“圣人之性”“中民之性”“斗筲之性”,从扬雄(公元前53-18)“修其善则为善人,修其恶则为恶人”到王充(27-97)“性各有阴阳,善恶在所养焉”,历代先贤哲人都对“人”的研究倾注了毕生精力,构成了庞杂繁复的“人学”体系。直到马克思才深刻揭示了“人”的本质,提出了著名的“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观点,强调“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决定“人”本质的是人们在生产劳动中结成的生产关系,以及在生产关系的基础上所派生出来的各种社会关系。可见,人的社会性具有无可比拟的重要性。

从学理上,我们可以梳理和探析中外哲学家们关于“人”的复杂性、深邃性和可塑性,把“人”置于社会环境中加以观照,给出不同的理论答案。其实,用中国话语简单概括之就是“真善美”与“假丑恶”的对垒与消长,最根本的是“人”的性善与性恶之间的较量与融突。谁能深刻而细微地感悟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人与内心的相生相处、相应相成的复杂关系,谁就能使自己的生命本体得以成长而强大,生命意义得以舒放而自由,生命价值得以呈现而具浩然之气,如孟子所期待的“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从而成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正是在这意义上,我读了陈智林的《会心荟语》,真切感受到他对“人”的本质的洞察和探究,达到了如指掌、一针见血的哲思境界,形成了“智林式人生法则”,生动体现在他的生活观、修为观、人生观、交友观、价值观和健康观等方面,始终贯串着张扬真善美、鞭笞假丑恶的浩然正气和大丈夫气概。这是本书难能可贵的思想意义所在。
陈智林对“人”的思考,更多从远取诸物、反观自身的角度,“吾日三省吾身”,在自我修身养性、固本培元、陶冶情操、完善人格的基础上,展开心性、品性、人性的不断完善和自我重塑,第一位的是要求自己、濡化自己、升华自己,形成以已度人、以人观己的独特修行方式。这种来自切身感悟的对“人”的认识和反思,比抽象的人性本质思辨来得更真实、更生动、更亲和,也更具启示性和可行性。他对人生的思考角度和捕捉点位,与他的生活阅历、思维方式和表达特点密切相关。

“智林式人生法则”来自生活经历的切身体悟。陈智林十五岁开始学艺,从跑龙套开始,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用心悟,学艺精”,练就一身硬功夫,二十二岁时获四川省青少年川剧演员比赛一等奖,三十六岁获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在浓郁的戏剧氛围和艺术熏陶中,他既对《托国入吴》《峨眉山月》《和亲记》《易胆大》《夕照祁山》《巴山秀才》《尘埃落定》《草鞋县令》等剧中人物有深刻传神的理解感悟,达到“谈古论今有甚说甚,扮文装武演谁像谁”的境界,比常人对典型人物的人格命运和内心世界多了一重内化的人戏合一的认知,又从戏剧演员、剧院领导、教育管理者、人大代表等社会身份中不断丰富着对现实生活和社会关系的感知和思考,将戏里戏外统一于自身人格修为之中,才会闪现出极富哲理的良言警句。如“越把自己当回事,格局就会越小”;“做事不把握尺度,再大的本事都无济于事”;“真实的生活不表演,也不去戳破别人的表演”;“在大家心目中都觉得你可有可无时,那你离被这个社会彻底淘汰的日子就不远了”;“你如果不能点亮自己,就不可能敞亮地与他人共享光明”;“既做任何事情,总觉得没意思,都提不起兴趣,把生存之道定格为混口饭吃,得过且过。总认为干什么工作都与自己不相关,于是什么都没有意义。时间长了,久而久之,就会养成一种惰性、恶习,最终的结局只会被人遗弃,被社会淘汰。人的价值取决于作用于社会的修为和智慧”。这些来自生活经验的箴言,平实而有力量,让人回味无穷。

“智林式人生法则”来自自我修行的人格完善。阅读本书,我强烈感受到陈智林一直坚持自我约束、自我调适、不断修为的道德自觉和人格完善,有如戏剧功夫天天练,人生道场时时修,把遭际的人与事,用自己的价值尺度加以衡量,既得出自己的朴素看法,又从中升华自己的品性品格,以达到“和风吹绿竹,清韵入朱弦”的境界。如“干干净净做人,规规矩矩做事,是一个人的立命之根,立身之本。干净不仅是一个人最好的底气,也是一个人最大的福气。学会给自己的贪欲做减法,就是给自己的快乐人生做加法”;“一个人的涵养,体现在做事的态度上;一个人的成熟,呈现在做事的担当上”;“每天保持一份好心情,是自己唯一能掌控的事情”;“决定人生少走弯路的举措,是把控自己的情绪,遇事冷静理性。只有分清是非、辩明事理,公平公正地待人接物、为人处世才能在这世间活得轻松自在,游刃有余”。他在五十岁时反省自己:“人到知天命之年,一定要懂得识大体、顾大局、知进退、晓冷暖。切忌一意孤行,自以为是。要明白修心养性、修养生息的重要性;要让自己的心绪平和恬淡;要能在万千气象的云彩中找到自己的归属;要学会收敛欲望,放下杂念,珍藏梦想;要透着简单,化解复杂,释怀心结。”他告诫自己“要扔掉缺乏修为的脾气、没有涵养的情绪。不以自己的好恶,去面对矛盾,面对问题。”这些感悟,是一个人严于律已求完美、明心见性达至人,对人生标杆的矻矻追寻。

“智林式人生法则”来自对生命意义的深切思考。人,活着的目的和意义何在?这不仅仅是哲学探讨的问题,更是每个人都面临的现实问题。陈智林通过“人”生存、生活、存在方式,“人”可能和能够为社会做出什么努力和奉献,在主体对象化的确证中来把握“人”的生命意义。他明白:“人的一生总是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就像是一条上下波动的曲线,起伏跌宕,时而高,时而低,时而危险,时而平安。人处在低处的时候,其实是蕴藏力量的最佳时段,只要不懈努力,不自暴自弃,蓄势待发,等待自己的一定是一个新的高点。”他认为:“世上没有不快乐的人,只有不肯让自己快乐的心,过去的时光已经过去,不要始终和自己过不去。快乐源于内心的牵引,快乐依附于健康的心灵。”他说:“我们做每件事,都期待尽善尽美,不留遗憾。但现实生活中,不少事即便尽心尽责,倾其所能,仍会功败垂成、事与愿违。只要问心无愧,就需顺其自然。没有暖阳,就要学会静心享受阴冷的清凉,没有鲜花,也可呼吸泥土的芬芳。愉悦的眼睛,才能看见美丽如画的风景;简单的心境,自然会拥有幸福快乐的心情。每个人都有一个福袋,你往里装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舍得养德,忍耐养心。”本书中有许多富有思辨色彩的警句,如:“年轻糟蹋时光,年老必定凄凉”;“当觉得辛苦的时候,或许自己正在走上坡路”;“人最尴尬的莫过于过于高估自己在别人心里能占据的位置”;“暖一颗心需要多少年,凉一颗心只要一瞬间”;“越有能力的人,待人越谦和;越有本事的人,越没有怪脾气”。其思想既有中华传统中庸之道的朴素哲学意味,又具有辩证唯物主义的思维特色,有的哲言可以作为座右铭,给人以启发、启示、启迪。

“智林式人生法则”来自于温情温度的生动表达。古今中外谈人生的名言警句无比丰富,有如涓涓细流汇成指导、指引人们乘风破浪的航船和明灯。人生法则不是要求人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说教辞令,而是像朋友、亲人一样平等相拥、知心贴心、将心比心,使言说者和倾听者都能在亲切温暖的气氛中交流和互动。陈智林善于把舞台上的道白、对白艺术有针对性地化为感悟良言,或通过小故事讲道理,或通过比拟形象说事理,或通过切身体会叙情理,或通过铺陈渲染言哲理,像折子戏一样一段一段地摆给朋友听,让人们似有所悟、若有所思,更有所得。他清醒地认识到:“语言表述是一个人的学识、修养和内涵的具体展示,善于用语言与人交流沟通的人,会使别人感到亲切,心感温暖。语言是一门艺术,需要用智慧去打磨。智慧的语言、鼓舞人心、耐人寻味。善于表述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受人尊重。但能言善讲,也一定要坦诚,要有担当,切忌虚言妄语、自命不凡、趾高气扬。人的优雅形成于言行,也毁灭于言行,有品位的人往往都特别谨言慎行。”因此,在感悟语言表达中,陈智林注意运用多种手段来阐释自己的人生看法,如讲故事:“曾记二十多年前随谭昌镕老师看美国大片《未来世界》。电影结束谭老问我‘看懂没有’,我想一部科幻片有什么不懂的。没容我回答,他接着说‘这是一部探究人性的电影,搞科研的人都想把机器变成人,我们搞艺术的不要去想那么多,要干好自己的活路,务自己的正业’。现在我明白了谭老当时的思想境界,悟到了谭氏的‘增广贤文’,即‘贪德无厌’,少钻营、多积德。”他引用名言说理:“清朝名臣翁同龢有一句名言:‘每临大事有静气’,告知大家,每当面临重大事件的决策,一定不要慌张忙乱,要沉着淡定,要有静气,处变不惊。静气是一种修养,一种品行,是人一生修炼和积累的结果。对人生而言,学会静,是宝贵的财富,人要慢下来、静下来,学会反省自己、总结自身,要善思善行,才能把握分寸,做人做到恰如其分,是最高修为;做事做到恰到好处,是最高境界。”他通过逻辑推理和佛教用语阐发观点:“凡事都得从多种角度去分析和认识问题,要多换位思考辨别问题,不要主观地以‘我认为’‘我觉得’‘我断定’的态度判定问题,这样很容易造成失误,很容易给自己造成难以弥补的终身遗憾。当看不惯别人的时候,多了解一下对方,尊重别人的不同。看人不顺,未必是别人不对,有可能只是自己不能理解而已。去掉‘我执’,面对那些我们看不惯的东西,尝试去包容、去接纳,无欲则刚,有容乃大。”本书中类似的表达很丰富,使文本显得生动有趣,难有阅读障碍。这是本书的思想和艺术价值所在。

本书的创意在于,不仅收录陈智林的人生良言,而且配有李善灵、汪晓灵、施虹宾三位画家的山水、花鸟和鱼等专门为本书创作的作品,嵌入文中,图文并茂,颇有意趣,丰富了本书的表达形式,具有文字语言和国画作品“荟语”的互文审美效果。

“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综观《会心荟语》,陈智林承续了中外先贤哲思哲理的书写传统,聚焦人与社会生活和人自身修行修养,纵论为人处世之道,畅谈立功立德立言之路,在“人”的本质探讨上形成了戏剧表演艺术家以观人生、以戏话人性、人生比戏更精彩的言说风格,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抒写出深邃独到、生动亲切的尽善尽美、至真至理的爱心暖心、良言格言。此实乃一本有味道、有见地、有意趣、有价值的好书,可放案头床头之书。如果在编辑时注意意蕴的同类归集,阐释时注意个性的更加鲜明,表达时注意文字的生动精准,此书就更加完美了。

我与陈智林同为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团成员,向来对他的道德文章、艺术造诣、为人品性,极为赞赏和推崇,在他大作付梓之际,写了如上文字,以表达我的贺忱之意。
是为序。
2021年1月23日
于成都百花潭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南充社区网

南充市文联Copyright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南充市顺庆区金泉路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19033719号-1